新聞頭條

新聞頭條 - 今日頭條
實時發布最新新聞頭條,新聞資訊,今日新聞資訊,最新新聞,熱點新聞資訊!

定了!下周三央行在香港第四次發行離岸央票,這個時點有何意圖?

原標題:定了!下周三央行在香港第四次發行離岸央票,這個時點有何意圖?

   本文轉自微信公號“券商中國”

第四次離岸央票的發行時間定了,將在下周三。

6月19日,央行發布公告稱,央行將于將于2019年6月26日,通過香港金管局債務工具中央結算系統(CMU)債券投標平臺發行200億元1個月期人民幣央行票據和100億元6個月期人民幣央行票據。

這將是央行在香港創設離岸央票以來的第四次發行。市場普遍將在香港發行離岸央票看作是短期穩定匯率的一個重要手段,下周恰逢二十國集團(G20)領導人大阪峰會召開,18日國家主席習近平應約同美國總統特朗普通電話,雙方將在G20大阪峰會期間在此會晤。因此,中美經貿關系會有何走向,將在下周有最新進展,這也是當前影響人民幣匯率的重要因素之一。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即將發行的第四次離岸央票有以下兩個顯著特點:

一是發行規模較前三次增加。本次共計發行300億元央票,此前三次均是發行200億元央票。

二是央票期限縮短。此前三次均發行的是3個月期和1年期兩類央票,此次則將發行1個月期和6個月期央票,央票期限普遍短期化。

央票期限的多元化有著完善香港人民幣債券收益率曲線(尤其是短期收益率曲線)的考量。離岸央票創設之初就不單單是出于穩定匯率的考慮,其有著“一石二鳥”的作用,按照央行此前官方的說法,在香港發行央票,可以“豐富香港高信用等級人民幣金融產品”,“完善香港人民幣債券收益率曲線”,這有助于推動人民幣國際使用。

“一石二鳥”的離岸央票

第四次離岸央票的發行,央行可謂做足了預告。

早在5月21日,央行官微就發布消息稱,將于近期再次香港發行人民幣央行票據。這次預告的背景恰逢5月人民幣匯率急跌, 在距離第三次離岸央票發行僅一周后央行就預告將再次發行,向市場傳遞穩匯率信號。

時隔20天左右的6月11日,央行官網再發公告稱,為完善香港人民幣債券收益率曲線,央行將于6月下旬在香港發行人民幣央行票據。這是央行為第四次離岸央票的發行 二度預告,消息公布后,離岸人民幣在短短60分鐘內迅速拉升上300多個基點。

即將到來的第四次發行頻率有所加快,前三次之間的 發行間隔在3個月左右。第四次發行距離上一次僅一個多月左右的時間,發行頻率的加快,也反映出近期穩匯率的迫切需求。

實際上,自央行創設在香港發行央票以來,從前三次離岸央票發行時點的選擇看,都與當時匯率貶值壓力加大需要對沖有關。由于在港發行央票可以回收離岸人民幣流動性,提高離岸市場利率,抬高做空人民幣的成本,從而達到穩定匯率的目的。下周發行第四次離岸央票恰逢中美兩國領導人會晤,中美經貿關系將有最新進展,選擇此時發行央票,同樣也有穩匯率的考量。

德國商業銀行亞洲高級經濟學家周浩就曾表示,央行此舉有短期穩定人民幣匯率、中長期建立完善的離岸人民幣市場利率曲線的 “一石二鳥”的目的。

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清華大學金融與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馬駿就曾表示,央行可以利用金管局的債務工具中央結算系統(CMU)債券投標平臺,在香港招標發行央票,此舉有助于豐富香港高信用等級人民幣金融產品,完善人民幣離岸市場債券收益率曲線,推動人民幣國際使用。同時,央票作為流動性管理工具之一,今后也可以通過發行央票來調節離岸人民幣流動性,穩定市場預期,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中間價終結六連貶,兩岸匯差大幅收窄

市場普遍認為,5月以來匯率波動加劇的主要原因與中美貿易談判息息相關。在經歷了一個月多月的沉寂后,6月18日晚,好消息傳來,全球風險資產也應聲大漲。據央視新聞客戶端消息,習近平18日應約同特朗普通電話。

特朗普表示,我期待著同習近平主席在二十國集團領導人大阪峰會期間再次會晤,就雙邊關系和我們共同關心的問題進行深入溝通。美方重視美中經貿合作,希望雙方工作團隊能展開溝通,盡早找到解決當前分歧的辦法。相信全世界都希望看到美中達成協議。

習近平指出,近一段時間來,中美關系遇到一些困難,這不符合雙方利益。中美合則兩利、斗則俱傷。雙方應該按照我們達成的共識,在相互尊重、互惠互利基礎上,推進以協調、合作、穩定為基調的中美關系。中美作為全球最大的兩個經濟體,要共同發揮引領作用,推動二十國集團大阪峰會達成積極成果,為全球市場注入信心和活力。我愿意同總統先生在二十國集團領導人大阪峰會期間舉行會晤,就事關中美關系發展的根本性問題交換意見。

習近平強調,在經貿問題上,雙方應通過平等對話解決問題,關鍵是要照顧彼此的合理關切。我們也希望美方公平對待中國企業。我同意兩國經貿團隊就如何解決分歧保持溝通。

受此消息提振,全球風險資產集體迎來大漲,美歐重要股指短時間內大幅拉升超1%,A50期指大幅拉升近2%,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也一度急漲超400點,收復6.90關口。

今早央行發布下周在香港發行央票消息后,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報6.8893,較上一個交易日上調49個基點,終結六連貶。截至記者發稿前,在岸和離岸匯率均穩定在6.90附近,兩岸匯差以縮至不足中20個基點。通常情況下,兩岸匯差的顯著收窄利于減少跨境套利。

人民幣空頭勢力并不多

不可否認,中美貿易談判進展關系著人民幣匯率的走勢,但業內普遍認為,今年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破7的概率并不大,人民幣匯率并不存在大幅貶值的基礎。

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研究員王有鑫對券商中國記者表示,短期內匯率走勢與貿易談判密切相關,考慮到中美貿易談判也是動態演變的,隨著關稅大規模的推出,中美和世界都將受到傷害,如果美國物價指數和生產成本快速上漲,美國經濟出現較快下行,會削弱特朗普征收關稅的底氣和民意基礎,可能會將美國再次拉回到談判桌前,在這個背景下,人民幣匯率和中國經濟將再次獲得支撐。

更為重要的是,作為影響人民幣匯率穩定的投機資本勢力并不多,對人民幣匯率不會構成較大威脅。資深外匯專家韓會師就認為,對于投機資本而言,選擇和監管當局對賭風險極高。原因很簡單,力量不對等。2017年以來,盡管人民幣匯率起起伏伏,但外匯儲備卻結束了下滑趨勢,穩定在3萬億美元以上。與之相比,一般銀行自營盤的單邊頭寸很少超過10億美元。即使對于職業的對沖基金,其單邊頭寸也一般很難超過幾十億美元。就是把全世界排名前十的對沖基金加在一起,他們也很難調動1000億美元的資金規模來做空人民幣。只要監管當局的基本立場是清晰而堅定的,投機資本并不會構成很大威脅。

“很大程度上,人民幣市場能否穩定取決于外界對于監管當局政策立場的判斷。在中國的國際收支沒有出現系統性風險,總體保持平衡,且資本項目尚未完全開放的情況下,若投機者認為監管當局無意放任貶值,他們自然知難而退。其實大家都是生意人,沒有幾個會基于個人價值判斷而赤膊上陣。”韓會師稱。

責任編輯:





贊一下
新聞頭條
上一篇: 央行開展MLF操作2400億元人民幣
下一篇: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相關推薦

隱藏邊欄
002二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