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頭條

新聞頭條 - 今日頭條
實時發布最新新聞頭條,新聞資訊,今日新聞資訊,最新新聞,熱點新聞資訊!

千里來成都,我陪兒子當“房奴”

原標題:千里來成都,我陪兒子當“房奴”

  1

2017 年春天,成都房價暴漲,政府出臺最嚴限購令。網上一女青年哭著大喊:“成都不要我們了。”想想真有些后怕,前年如果不狠心下手,不跳起來摘桃子,現在再來買房,那真是“馬尾巴串豆腐——提不起來”,一沒有購房資格,二沒有翻倍的資金。雖然那段時間,兒子要交房租,我們要還首付貸和月供,每個月都“壓力山大”。但我們咬咬牙,還是挺過來了。

三年前一個炎熱的下午,兒子去他上學的城市打拼,撂下一句話:“給我兩年時間,混不下去我就回來!”

這讓我很糾結,兩年后你在城市站不住腳,二十六七歲再回鄉又得從頭開始。就算你混下去,父母勢必要幫你買房。大城市房子那么貴,可不是鬧著玩的。唉,真是兒大不由娘啊。

那年 10 月份,我去成都給兒子送衣物被褥,想看看他到底過得怎樣,是不是如電話中所說:成都環境好,吃住便宜,心情愉快。經過十九個小時的火車旅程,我抵達成都,住在磨子橋附近的小旅館。

每天他下班后,我倆在川大西門見面,去吃飯,轉街聊天。一開始,他不讓我去他在桂溪的住處,說不方便。我一再堅持,他才領我去了一次。

那是個五室一廳的套間,進門后我還沒看清格局,他把手指放到嘴唇前“噓”了一聲。拐過兩道彎才到他的房前。房間大小適中,許多地板革已經翹起,踩上去有些虛。深秋了,陽臺敞著,床墊上只撂了被單,別無他物。另外,廁所和廚房光線都很暗。

我有些心酸,問:“就這,一月還要 600 元?”

“這是最便宜的了,你以為這里是咱們那兒啊,這是成都,西南省會城市!”兒子月薪剛由2800漲到3500元,交房租、搞定衣食住行,月月不到底就光了,我少不得接濟他。回家后每次通電話,我都交代他注意防火,那地方一旦起火,跑都來不及。

從那以后,我和夫就念叨著在成都買房的事。兒子沒有回鄉發展的準備,租房不是長久之計,房子早晚得買。可哪兒來的錢呢?剛裝修完在三門峽的房子沒兩年,手頭沒有積蓄。

2

春節兒子回家,說正在追一個女孩,云南人,很優秀。我和夫盼他戀愛成功,同時對買房的事更加上心。兒子談戀愛是引水,我們買房子是修渠,水到渠要成。我倆散步、吃飯在說房子,睡覺起來也要說房子。有幾個月,一閑下來我就上各大房產經紀網站看房子,惡補房產知識:剛需、首付、月供、契稅、商貸、公攤、公積金貸、貸款利率、滿二唯一……

一套房子五六十萬,原本在我眼里像是天文數字,后來越看心越野,越看承受能力越強,感覺七八十萬都不在話下。反觀我們當地的房子,只值二三十萬,簡直小菜一碟。

看房時 , 我和夫關注點不同,我關注房子本身,他關注宏觀經濟形勢。做過很多研究后,他多次對我說:“房價五年內翻一番,現在房價低迷,但最遲 2016 年底、2017 年春,絕對大漲。”

這番話讓我更加急迫。我倆相互鼓勁,抓緊,一定要抓緊,爭取年前入手。

2015 年夏天,我們夫妻倆口挪肚攢,終于有了八九萬,找親朋好友又湊上五六萬,心想年底湊夠二十萬就去成都買房。那時朋友們見面就問:“你兒子在哪里上班?”

我說:“在成都。”

“那你得買房子吧?”

“買嘛,他要是不回來就得買啊。”

打電話給兒子談起這事,他總是說:“成都周邊空閑土地很多,房子貴不起來,再等等。”我知道他沒錢,又不想麻煩我們,才這樣說。

這時聽聞兒子的心上人已基本答應和他在一起,我與夫商量:“你想咱兒子一個河南人,“光尾巴溜猴”在外地混,人家女孩憑什么信他?要是他混不下去拍屁股走人,人家咋辦?況且還有姑娘父母那關要過。”

必須盡早買房,這樁好事才有保證,這身汗早晚得出,不能慢慢攢首付了,得想其他辦法。

我和夫還有公積金,關鍵時候能救點急。我們到縣公積金管理中心咨詢,得到的回復是,兒子買房可以用父母的公積金,但必須有購房合同才能提出來。可還沒買房,哪兒來購房合同?

3

事情遲遲沒有進展。忽然有一天,小區一銀行的廣告啟發了我。

上面說該銀行貸款“利率低,期限長,五天實現放款,房產抵押貸款最高可以貸300萬”。我何不把家里的房子抵押,貸個十萬八萬做首付?當初想攢夠二十萬去買房,只是自己想當然,加上契稅、物業、評估等雜支,以及裝修、購買家電家具等費用,二十萬哪里辦得妥。

貸款的想法得到夫支持,原本想貸十萬,他要貸十五萬。他大概算了筆賬,給我分析:“貸十五萬咱倆每月還 1700 多元,兒子那邊還月供 3000 多元,加起來不超過 5000 元,可以承受。現在勒緊褲腰帶,以后你我的工資得漲,兒子工資漲幅更大。將來小兩口結婚,那邊月供交給他們,咱們就輕松了。”

方案敲定,我到那個銀行咨詢。工作人員讓我提供必需的資料,戶口本、結婚證、夫妻雙方身份證、房產證、收入證明、公積金密碼、最近 4 個月工資明細等。

七月流火,我來回奔波于縣城和市區之間,開收入證明、找評估公司、辦抵押手續,忙碌到 8 月底,十五萬貸款終于到手。

俗話說金九銀十,正值收獲季節,我準備國慶節去成都買房。但這時兒子說,國慶節他要去女朋友家,成都之行只能推遲。

2015 年 10 月 18 日,我懷揣二十五萬,雄赳赳地踏上成都買房的征途。彼時兒子和同學在科華路合租了一個套二,押一付三,兒子住主臥,每季度要付 4200 元,還有中介費和押金,負擔挺重。

他倆都談了女朋友,房子租得有點貴,但那房子給我的感覺并不好,裝修超過 10 年了,反復收拾也干凈不了。廚房和衛生間窗戶很小,櫥柜的板子脫落,常有蟲子亂跑,讓我感覺身上不舒服。客廳插座少,電線、網線拉得滿地都是。室內的白熾燈,既費電又昏暗。我去后住在兒子的房間,兒子只能睡沙發。這一切促使我加速購房進程。

兒子工作忙,請假不容易,看房買房只好我自己來。頭幾天我看的都是大牌樓盤,售樓人員很熱情,但這些房子每平方米售價都在萬元以上,我手心攥的這點米,根本不敢招架,一聽價錢趕緊跑掉。幾天下來,東到西河鎮,西到機投鎮,南到天府新區,北到龍潭寺,除了收獲一大堆宣傳單、推銷電話外,我毫無頭緒。

這天在住處附近轉悠,發廣告的婦女給我一張“幸福里”的傳單,熱情邀我去看房。幸福里,這名字聽著舒服,在網上也看過這個樓盤。我婉拒她的邀請,預備自己去看。

4

第二天是周日,我和兒子坐公交車到達川師大南門。幸福里和川師大是鄰居,周邊許多年輕人,人文氣息也很濃。那天看房的人不多,售樓部有點冷清。聽過介紹后,我相中一個 75 平方米的套二戶型。銷售員小冷算了一下:單價 10500 元一平方米,總價 78 萬,首付 23 萬左右,月供 3400 元。價格稍貴,但在控制范圍內,并且是準現房,12月底便可交付。

我問:“可不可以進去看看?”

小冷說:“按規定不能看,正在施工不安全。但你們可以從旁門偷偷進去看看,被發現了別說是我的主意。”

母子倆鉆過欄桿進到院子,工人正在鋪樓梯、栽花木,房間門都開著。在樓棟里溜上溜下看了許久,我們認定75平方米的套二最適合。

回到售樓部,小冷告訴我,看上就趕快交訂金,否則可能會被別人訂走。可真要決斷的時候,兩人都有點顧慮,眼下該戶型只剩 5 樓和 29 樓的兩套,5 樓視野不太好,29 樓又太高。

我們猶豫不決,說回去再考慮一下。

那天夜里考慮再三,我決心從那兩套房子里選一套。次日又去到售樓部,接待我的小冷下午才上班,其他人對我都愛答不理的,我心想等下午小冷一來再交訂金。

轉身走出售樓部,我陷入沉思:這一錘子砸下去,就沒有回旋的余地了,砸偏了半輩子都翻不過身,全家希望寄于我一身,這樣決定到底正不正確?

5

中午,我焦慮地徘徊在售樓部附近的小樹林里,并給夫、侄女打電話反復說明這套房子的情況,尋求心理支持。可他們的話更使人憂慮,夫認為 75 平方米太小,可以再考慮考慮;侄女則說不要著急,去別的樓盤多看看。

等待小冷期間,我準備再到房里看一下,這時一個小伙子喊住我:“阿姨,你要看房嗎?帶你去看看別的吧。”回頭一想,閑著也是閑著,我便上了他的車。

他帶我看了價格各不相同的三個樓盤,都不太令人滿意。在其中一處我受到貴賓般的待遇,覺得不買人家房子怪不好意思的。看房過程中,我陸續認識了四五個銷售小哥,一遍遍告知他們我的號碼。之后他們打來許多電話,我甚至分不清誰是誰。看過多個樓盤后,我發現不訂幸福里的房子是對的,它太貴了。

一個星期過去了,我毫無頭緒,心里越來越沒底。怎么辦?我住在這里,打擾著兒子和同學的正常生活,兒子睡在沙發上,我還要上班,請假時間太長了也不行。我決定速戰速決。

通過這些天的觀察比較,我買房的標準更具體了。一必須是現房;二是單價不能過萬,總價要在 80 萬以下;三不能太偏遠,二環附近最好。兒子的同學在成華區政府上班,他也給我建議說:“阿姨,你可以考慮在成華區買房,這里價格相對低些,未來發展空間也大。”

6

一個下雨天,兒子上班去了,我一個人坐在出租房里用他的筆記本電腦上網,搜來搜去,最后搜出三個符合條件的對象:雄飛新園國際、海上海和匯廈沙河錦庭。晚上兒子回來后一看,說:“雄飛新園國際在南三環,太遠了,海上海都跑到成渝立交了,也太遠,匯廈沙河錦庭倒可以去看看。你坐二環高架,記住到杉板橋路下車。”

我看搜房網上說,匯廈沙河錦庭正在搞清盤銷售,只剩兩個戶型,89 平方米的套二和 101 平方米的套三,套二 8500 元一平方米,套三 10000 元一平方米,不打折扣。我心里已經偏向這個 89 平方米的了。

我就去坐二環高架快速公交。那時我對杉板橋什么的沒有半點印象。走到半路上,我問司機,到杉板橋路在哪里下車。司機說,雙林北支路口站。下車后,我茫然無措,問一個打掃衛生的大姐,她說:“你直直往前走,到第一個路口不要拐,一直走到最下面,往右一拐就到了。”

走了一截,我心里不踏實,又問一個老頭,老頭說:“你從那邊往前走。”我又拐回來,路過剛才那個大姐,我說老頭怎么讓我往那邊走呢?大姐說:“你不聽我說,我在那里打掃衛生,難道不比他清楚嗎?”

我歉意地笑笑,又照她指引的路走。走了好大一會兒,在道路的盡頭,我終于看見“匯廈沙河錦庭”幾個大字。到跟前一看,售樓部標志不太鮮明,好像要撤的樣子,兩間并作一間,工作人員正在忙。我上前一問:“你們還有房子嗎?”一個小伙子接待我,他說,有。我問:“可以看房嗎?”他指示一個叫小周的拿上鑰匙,帶我去。小周介紹說這個戶型只剩下26樓和23樓的。到樓上一看,我立刻喜歡上這個房子,房子雖是朝向西北,但視野很開闊。小周給我指哪兒是大商場,哪兒是高級別墅……更有意思的是,這個平民盤對面是個高檔小區,站在窗前可以望見那邊高級的花園式景觀。

回到樓下,銷售小羅已經給我算好賬:交 1 萬加入某購房網站,享 8.7 折優惠,總價 76 萬左右,首付 23 萬,20 年分期,月供 3500多元;契稅、貸款評估費、電梯修理費共 1.5 萬左右;物業費每平方米每月只收 2.18 元,算是便宜的。

隨后,小周帶我去周邊看一些別的樓盤,讓我做比較,以堅定我的信心。我越看越心儀沙河錦庭,盤算一下,帶的錢還夠,就是它了。

問清貸款需要的資料后,我準備回去和兒子商量。

7

第二天剛好就是周六,我帶兒子去看沙河錦庭的房子,兒子也一眼便相中了。小羅趁勢催促說:“要訂就趕快訂,下午怕被別人訂走了。”

可我又有些猶豫了,這么大的事,讓我再想想,就推托說和兒子的女友小園商量一下。走出售樓部,轉到一環,兒子說:“既然看上不如就訂吧,小園顧不上這事,明天我又沒有時間了。”

我心里還是不踏實,打電話問家里人意見,其中侄女建議:“你看能不能再優惠一點,談到 8.6 折。”一經提出,銷售小羅立刻請示主管,回話說可以。再無顧慮,我們又打電話征求小園意見,要 23 樓還是 26 樓?小園說,要 26 樓吧。

七拐八拐折回到售樓部,已是下午 3 點多。這時售樓部來了幾個拆遷戶,一個婦女大喊大叫:“23 樓、26 樓我全要了!”小羅說:“不要理她,咱們去填表。”填完表交過訂金,雙方約定兒子弄好一應手續就來交首付。

晚上和兒子、小園開開心心地吃了自貢大餐,這是我大半個月以來吃得最安心的一頓飯。

幾天后,兒子辦完手續去交首付,剛好碰上央行降低利率,在4.9%的利率基礎上又打了 9.5 折。銀行卡在 POS 機上“咔咔”刷得過癮,一會兒就好了。小羅帶我們到銀行辦貸款,想象中的麻煩都沒有出現,手續辦得很順利。以兒子的名義貸款 52 萬,為期 20 年,每月還款3300 多元,十五天內就能批復下來。

搞定一件大事,我心里的大石頭落了地。夜里我到新房子附近散步,熟悉環境,看廣場舞,憧憬著以后的美好生活。看見“沙河錦庭”幾個霓虹大字不斷閃爍,心里像喝了蜜一樣,我還給兒子發微信:“多少年后你會深刻認識到,你媽當年的決定是多么"偉光正"。”

8

等待銀行放款的日子里,我獨自在成都轉悠。在領事館附近、川大校園里轉到夜間 10 點多,到寬窄巷子跟拍外國女人,參觀武侯祠、劉湘墓園、杜甫草堂、望江公園、人民公園……還有熱鬧的春熙路,也讓我大開眼界。有時走錯了路,我就慢悠悠往回倒,享受著這份悠閑。

“尊老愛幼是中華民族的優良傳統,請主動把座位讓給需要幫助的人,謝謝!”公交車上,女播音員的聲音在耳旁無數次響起,讓我有種莫名的親切感。

我漸漸理解了年輕人為何再苦再難也要留在大城市。他們追求的,除了物質,還有更重要的——城市文明。

一周后,貸款還未批下來。我有些著急,擔心是否上當受騙了。心想這要是被騙,我一個外地人,可打不起這官司啊。

打電話詢問小羅,他安撫說不要急,程序都在走著,正在報市房管局備案、報省行簽字等。又過去幾天還是沒消息,我就幾次跑到售樓部找小羅訴苦:“我家在外地,請假來買房,住在出租屋里,花銷很大的,你催催他們,快快批下來吧。”

小羅耐心給我解釋,不管怎么催促,他都不急不躁:“阿姨,我給你操著心呢。”對我的做法,兒子不以為然,他說人家按契約辦事,不是你催催、訴說訴說家長里短就能解決問題的,還說我拿小地方那一套做法在這行不通。但我心急,總覺得催促還是起作用的。

半個月過去,貸款還沒下來,我心急火燎,但沒法再催小羅了,我就悄悄地直接跑去銀行詢問。我記得合同上寫著猛追灣支行,就以為銀行在猛追灣,誰知到地方一看,根本不是。那天下午 4 點多,我才摸到受理兒子貸款的那家銀行。貸款員輕描淡寫地回復:“明天應該就辦好了。”

2015 年 11 月 16 日早上,我讓兒子請假一同去售樓部催進度。兒子先是說請不來假,后又埋怨我心急。這下我有點生氣了:“我請了一個月假專門來給你買房子,而你連一天假都請不了。這到底是你的事還是我的事?”想起這么長時間的奔來跑去,受苦受累,我越說越委屈,越說越心酸,最后大哭起來。

兒子見狀,這才跟領導請假,而后打電話質問小羅:“你不是說15 天內就能放款嗎?這都 18 天了,到底咋回事?”小羅查詢結果后回復說,款項已到賬,讓我們去走程序。后來才得知,我們這不到 20天就批下來,算最快的了,有的兩三個月都批不下來。

貸款到位,交完契稅,房子鑰匙終于拿到手,我和兒子一身氣勢地刷卡進小區看新房。第二天交了上半年的物業費,我便讓兒子立刻給我買了次日的回程票。

本文摘自《第84封情書:一名60后女文青的青春往事》

-END-

- 2019 新 書 推 薦 -

華中科技大學出版社 × 真實故事計劃

『真實故事計劃』旗下高人氣作者駱淑景為你傾情講述,燃情歲月里,一個女文青的成長、青春和愛情故事,看一段相濡以沫30余年的愛情是如何抵擋住歲月的侵襲與消磨。

【About us】

真誠講述世間每個平凡人的職業和人生故事

帶你遇見“一千零一種人生”

本文原載于我們是有故事的人(微信ID:wmsygsdr)華中科技大學出版社官方故事平臺

轉載請郵箱聯系,并注明出處與作者姓名,侵權必究。投稿/轉載/商務合作/咨詢郵箱:[email protected]

本平臺現已新增故事音頻欄目,請關注懶人聽書、喜馬拉雅“我們是有故事的人”

責任編輯:





贊一下
新聞頭條
上一篇: 女兒遭掌摑母親要求打回去 教育局:做法不可取
下一篇:
留言與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相關推薦

隱藏邊欄
002二肖中特